荼海

Nottttttoday

非典型性恋爱

你希望前任过的好还是过的不好。


这个问题如果给卜凡回答,毫无疑问,他会选择后者。他希望前任李洋事事不顺心。上公交车刷老年卡,吃糖饼烫后脑勺,彻夜失眠头秃。


然后某一天他俩相遇在街头,李洋看见他立马就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抱着卜凡的大腿求他不要走。“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想象都是很美好的,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实现。


李洋跟卜凡“和平”分手之后就出了国,估计这会儿已经找外国佬当男友了。他们偶尔也会联系,但还在渐渐地疏离。前任还是早点相忘于江湖比较好,别留着过年了。


卜凡给自己冲了杯牛奶,刚喝完准备上床睡觉,就来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喂,你男朋友在我这里,要想让他活着,就给我打一千万过来。”

卜凡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类型的诈骗短信,虽然漏洞百出,但他还挺快乐的。毕竟他什么都没做,就突然多出来身家一千万。这么多钱不知道怎么花,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咳咳,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荨,第二,我没有男朋友,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前男友李洋的话,那你就撕票吧。”

“low逼。”

“你怎么骂人?”


“我绑架的就是没素质,骂人怎么了?”


“行,你绑架的你牛逼,骂吧骂吧。唉,李洋要是在你身边,就帮我给他带个好,让他到下面以后保佑我财源滚滚,再生两个大胖儿子,谢谢了啊。”


“low逼。”

“唉,你跟李洋一样爱骂人,不过他不像你这么有文化,这种词儿他说不出来。”

“你他妈骂谁没文化呢?”

“绑匪同志,我说李洋呢,你干嘛这么激动?斯德哥尔摩啊你俩?”


“我路见不平怎么了,操你妈。”

“你这个绑匪真暴躁,信不信我咔嚓一声截屏你就会死?”


“爱截不截。”


“唉,李洋,我说这短信费不贵吗,你给我打个电话能死啊?”

“不打,打电话更贵。”


“那我不跟你玩了,我睡了。”

“睡去吧你个狗。”


李洋时常会给他发短信,有时候会装成推销保险的,有时候会装成淘宝卖家,还专卖成人用品。这次倒好,直接变成敲诈勒索了。没有人比李洋无聊,也没有人比李洋更了解卜凡。

他以为习惯了没有李洋。

漫漫长夜,没有人相互取暖,煮个面吃也能给他热量。没有情感的背叛,没有突然的离别,没有痛到深入骨髓的爱恋,心脏满满的却又空空荡荡,对他来说,挺好的。

骗自己罢了。他总觉得李洋没有离开,还在他身边。



李洋走的时候跟他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卜凡说做个p朋友,老子一辈子恨你,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我控制不住就在这里杀了你。李洋笑嘻嘻的亲了他一下,进了安检口,十分潇洒。



那天卜凡在机场坐了一下午,直到天黑才回的家。其实他还挺想留住李洋的。但是他俩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再挽留也无济于事。李洋不在意这段感情,那他为了李洋,也可以不在意,可以装作洒脱。该学习学习,该打工打工,该睡觉睡觉。忘记他,日子还能一样的过。

四大皆空,心如止水。


可李洋未免太贴心了,贴心是夏天里的小棉袄,十分多余。时不时的短信问候。不仅没有让卜凡感觉到温暖,反而让他有种自己是条流浪狗的错觉。



卜凡每天都在祈祷,要是李洋不幸的话就好了。

后来卜凡放弃祈祷了。他遇到一个不错的漂亮男同学,想忘掉李洋,开始新的感情。没成想硬生生被远在国外的李洋给搅和黄了。

刚搭上讪李洋就如同有超能力一样,突然给卜凡打了电话。卜凡这人做事坦荡,打电话都是开的免提,没料到李洋这小贱人不按常理出牌。憋足了气就开始破口大骂,还诬陷卜凡得了病,而且害他也得了病,狼心狗肺,丧尽天良,要死一起死,活着没意思……

卜凡关了免提,旁边男同学一脸吃了屎的样子,把抱枕扔到卜凡头上,“渣男!”直接走了,卜凡本来准备骂李洋两句,没想到李洋来了一句话差点给他憋出内伤。

“愚人节快乐。”

紧接着是一串丧心病狂的大鹅叫,嘎嘎嘎哈哈哈嘎嘎嘎哈哈哈。卜凡能想象到他在那边跺脚拍桌的样子。狗什么样他什么样儿。

再过几天,就是卜凡生日,李洋还特意发消息说给买了礼物,卜凡问在哪儿呢,邮过来了吗,什么快递。李洋说在我肚子里呢,我今天去大吃了一顿。吃的好饱。

那我的礼物呢。

我吃了啊,我吃饱了不就是给你的礼物吗。

行吧,李洋没心没肺,还记得自己过生日就够意思了。

卜凡从冰箱里拿出早晨买好的蛋糕,在上面插了根蜡烛,闭着眼睛许愿。“今年一定要谈恋爱。不被搅和黄那种……谢谢。”

“呼——”吹灭蜡烛,他嚼了口蛋糕上的巧克力,太甜了,甜的掉牙。

李洋生日也是在四月份,一大早就发短信给卜凡,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放假的日子?

——是伟大的莎士比洋诞生的日子,你这个凡夫俗子,居然给忘了?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没有表示吗?

——我懂了,我这就穿好衣服出去好好吃一顿。

——咱俩就这样吧。

——好的。

其实,卜凡在他走之前订了枚戒指,想给他当生日礼物的,后来分手了送戒指,又显得暧昧,不得体,就没有寄给他。

现在想想真没什么可送的,半天才发了个视频给李洋,“送你一场礼花。”

然后出现了纸牌游戏界面。







李洋大概有几个月没骚扰他。

卜凡原以为他俩be了,没想到be的cp还能有售后。

卜凡不喜欢过洋节,圣诞节,复活节,万圣节,各种节,学校圣诞节搞了个聚会,他就提前回了家。

走在路上,天上洋洋洒洒下起了雪。

这雪下的还挺来劲,卜凡走到楼下,大衣帽子里都装满了雪。他刚想给抖出来,不知哪个贱玩意儿突然把他帽子掀上来,扣了他一头。

卜凡脱口一声卧槽,雪进了他嘴里。

耳边又传来熟悉的丧心病狂大鹅叫,“嘎嘎嘎哈哈哈嘎嘎嘎哈哈哈哈。”卜凡还没看清人,就被鹅扑上了身,他的鼻息打在卜凡的脖子上,弄的他痒痒。“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他妈……唔?”卜凡被李洋吻得头昏脑涨的时候还在想,国外回来的都这么热情吗?

那些雪已化了,流进他的脖子里,冰凉的,吻却带着暖意。

他看见李洋冻的红扑扑的笑脸,像个大苹果,然后大苹果跟他说,“卜凡,咱俩还是别当朋友了。”

天空还在下雪,眼前的人还有发生的一切,他觉得不真实,很可能是在做梦。

他被李洋的藏在手里的雪球给砸醒了。

李洋见他回神了,又给了他一脚,“我冷,快上楼。”

刚进屋,李洋就给人按到沙发上去了。捧着卜凡的脸跟玩橡皮泥似得揉来揉去。

“想不想我,大狗狗。”

“不想。”

“再给你次机会。”

“不想。”

李洋拧了一把卜凡的蛋,“不想拉倒,反正我也不想你。”

卜凡拍掉李洋的手,捂住自己的蛋,义正言辞的说。“朋友,请你规矩一点,不要动手动脚。”

“我哪里动手动脚了,掐你蛋也叫动手动脚啊?”李洋冰凉的手从卜凡衬衫下面伸进去,

盯着卜凡的脸看了会儿,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哎呦,生活好的,都胖出双下巴了。”

“你管我?就是我,咋的?”

“嘿嘿,让我来给你检查检查其他地方胖没胖……”

“哎我操,祖宗,你干什么玩意儿哈哈哈”李洋扑上去挠卜凡痒痒,卜凡蜷缩了一下没控制住。两人就这么滚到了沙发下面,幸亏卜凡护着李洋的头,才没让他磕到桌角。

现在就变成了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

两个人躺在地上,大眼瞪小眼。

卜凡心理活动很复杂,现在要是跟他做吧,还挺不是人的,要是不做吧,气氛都到这儿了。

李洋趴在他的胸口,头发毛茸茸的,蹭的他心痒痒。

李洋声音震得他胸口嗡嗡的响,整个人都麻酥酥,像过了电一样,“朋友,其实,我想你了。”

“朋友,我也一样。”他把李洋紧紧搂在怀里,看见窗外的焰火噼里啪啦的升上天空。











你是我最好的节日礼物。

芸芸众生中,我们能够相遇,已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与你接吻拥抱,与你共同入眠,不管命运怎么样转动,我还是我,你还是你。


评论(77)

热度(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