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海

Nottttttoday

画心

“我的夫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自卜将军从边疆凯旋归来那日起,城里就不断有人在夜里三更暴毙。死因都是出奇的一致,他们都被掏出了心脏。

如若是活着的时候摘掉的心脏,这些人死去表情却都不是很痛苦,且没有留下鲜血淋漓的伤口。左胸处像是自己愈合了,只有一条凸起来的疤痕。只是身体里空空的,没有了心脏。

卜将军还未曾见过此等奇事。

城里来了个除妖师,说这是妖物在作祟。

卜将军断然不能轻易相信这些江湖术士的鬼话。从那日起,便加派重兵镇守,日夜巡逻。可一时流言四起,都说是有了吃人心的妖精,搞得城内人心惶惶,夜晚门户禁闭,不敢出门。

那日跟卜将军一起回来的,还有个木公子。据说是卜将军在敌营里发现的,他光着身子瑟缩在帐中里,一双怯生生的眼睛望着他。

卜将军转过身,扔了块兽皮制成的毯子给他遮上。

这木子洋身世可怜,且相貌与卜将军夫人李振洋极其相似,将军丢下其于心不忍,便带回府中。

木子洋生的美丽,又性格讨巧。不过来府中区区几日,就取得了卜将军的欢心,甚至连仆人家丁都被迷的五迷三道。


唯独夫人李振洋跟他关系疏离。

李振洋从木公子进入宅邸的第一天,就感觉到了威胁。那张酷似自己的脸,还有卜将军对他莫名奇妙的关爱。都让李振洋感到不安。

可木子洋就像能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总是知道怎么讨好自己,没事儿做几盒点心亲自送过来,要不就送几匹样式华丽的布料。

倘若不收,他便用那双魅惑的眼睛盯着你,真是奇了怪,到那一刻,李振洋就像被下了咒似得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李振洋从小体弱,每日需饮用汤药调理身子。这日李振洋出门会客错过了时辰服药,待拿起汤碗时药已经凉透了,李振洋便准备倒掉。

木子洋从屋外进来,握住了李振洋的手,“夫人,这药好好的,为什么要倒呢。”

李振洋刚想说药已经凉了,对上木子洋的眼睛,却突然感觉到药碗里的热气,正从手心开始蔓延。

木子洋笑了,放开李振洋的手。“快喝药吧,夫人。”

李振洋不知道为什么木子洋对自己好,他或许是单纯的报答,也或许是另有所图。

不过这些情景过后想想,都甚是诡异。

城内最近有妖吃人心,以及接二连三发生的怪事,让他不得不怀疑,这木子洋的来历。

他是人,还是妖。

“夫人,想什么呢,心神不宁的。”

“没,没想什么。”李振洋回过神,看到眼前的卜凡。卜凡最近因为食心妖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回府。多日不见,又消瘦了不少。

“夫人,我真的好想你。”

李振洋知道卜凡要做什么,但身上仅有的那层薄衫被扯开那刻,他还是想把卜凡推开。

“嗯,不,不要……”

李振洋身体弱,在情事这方面,能避就避开。倒不是他不想跟卜凡亲热,只是不小心做激烈了过后他都要病上个好几天,再成堆成堆的吃药。

成婚五年有余也没给卜凡生下个一男半女。李振洋深知对不住卜凡,有时候会跟他提纳妾的事情,但是都被卜凡拒绝了。

看来今天卜凡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李振洋被捅的难受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一直哼哼着疼,轻点。卜凡稍微用点力,就变成了哭叫。

“求求你,唔……不要……好痛,真的好痛……”

“一会儿就好了,乖……”

“不要,真的不要了,快停下来……饶了我吧……”

兴头上的卜凡只能停下来帮他擦眼泪,埋在李振洋身体里的东西涨的他发痛,也不敢随便动作。他稍微一动,李振洋就痛的直抽气。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每次都这样,惹得他心疼。

卜凡忍得难受,但又拿他没有办法。

他在大婚之时承诺过,就这么一个夫人,会宠他一辈子。绝对不能让他受委屈。

“好点没?”

李振洋没回答,坐在卜凡身上缓了好一会儿才肯让他继续。

“夫人,我们什么时候也要个孩子?”

“不要生孩子,疼,我好疼……”

“好好好,不要了,我们不要了。”卜凡抚摸着他的背,轻声细语的哄他。将自己往李振洋身体深处又送了送,李振洋尖叫了一声,交代了出来。

过后虚弱的趴在卜凡的怀里,眼泪流过脸颊。那层薄衫还挂在胳膊上面,整个人都透露出刚被被狠狠蹂躏了一番,好不可怜。

卜凡替他拭掉了眼泪,轻声换了句,“夫人啊……”






原来将军想要孩子。

木子洋从卜凡进屋那刻就站在门外了,本来只是想来看看卜凡,没想到卜凡进去就一直没有出来。还跟那病秧子欢爱。

木子洋紧皱眉头站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下人过来劝他回房,他却执意站在外面不肯走,非要在外面等卜凡出来。

听着里面传来的哭叫声,他气的恨不得冲进去撕了李振洋。这个病秧子真是无用,平时病殃殃的就算了,在床上都不知道怎么讨好男人。

要是换他来,肯定会把卜凡伺候舒服。李振洋这窝囊废真枉费了卜将军对他如此宠爱。

越想越怒火中烧,他甚至想掏出李振洋的心脏,让这个人从世上消失。


也能早日让卜将军疼爱自己。

这边卜凡正抱着李振洋,轻声细语的哄他入睡。

李振洋还在半梦半醒中,忽然说了句。“将军,我知道你喜欢木公子。”



站在门外木子洋听到这句心跳都慢了半拍。

他此刻心情是复杂的,期待又不敢期待,希望又怕失望。他像海水上蔓延开来的火焰,被燃烧,或者熄灭。

或许,他们都在等一个回答。

世界安静,只剩下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站在枝头的鸟儿轻啼和守夜人渐行渐远的打更声。

卜凡开口,声音如同平缓流动的溪水温柔,又带着入夜的寒。

“他很好。”



“可我的夫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木子洋身体轻颤了一下,转身离开。

那种感觉来势汹汹,像海浪一样翻涌上来,让他清醒,把他淹没。

这也许就是凡人所说的嫉妒。

妖,也会嫉妒?

评论(36)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