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海

Nottttttoday

两度恋爱part1

___

非纪实文学,我在扯淡。
评论是动力。耶。

_________

"我看咱,还是离了吧"。

"好啊,不过我可不搬走,要搬也是你搬"。

"成,我先去找房子。找到房子再走"。

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

世人都是如此,刚开始的时候都想要天长地久,结束的时候却想马不停蹄的逃离对方。

毕竟谁也不是奔着分手谈恋爱的对吧?

其实待一起时间长了,毛病就多了,怎么看对方都可恨。

就拿卜凡来说吧。

他一销售经理,每天忙的要死要活,结婚那天都在朋友圈发广告。

工作多的他都快烦的头发都要抓秃,业绩达不到他还要挨骂。

这一回家看到李振洋跟他俩养的大金毛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还把东西丢的到处都是。

他简直要炸了。

"哎,你就不能收拾收拾吗?一天到晚的"?

李振洋可懒得理他,他难道就不忙吗。

对了,李振洋是个模特儿,他的工作就是就各个地方飞来飞去走个秀拍个封面什么的,但是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躺着玩手机,看电视。他多忙啊。

再说卜凡跟他结婚的时候是口口声声说不会让他干粗活的。怎么了,现在都忘了啊。他才不管,谁爱收拾谁收拾。

"你是不是想吵架"?

"怎么我说什么了?怎么我就又想吵架了"?

"我不跟你一样,我走,我走行了吧"?

"你爱滚哪滚哪去"。

李振洋这会儿电视也看不下去了,乱找一通没看到遥控,气的他直接给电线拔掉。

他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卜凡又走了,没人给他做饭,现在肚子饿的直叫。

本来想定个外卖,结果楼上搞装修,今天信号差的不得了,连付个款都不行。

李振洋懒得弄了,只好下楼去买方便面回来煮。

刚进超市,就看到卜凡蹲在门口喝酒。

李振洋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你赶紧回去做饭,我饿了"。

卜凡点了点头,把最后一口酒喝完。

跟在他后面上了楼。

-

晚上的时候,卜凡发现抽屉里的套用没了。

那今晚还是算了吧。

李振洋从他身上下来,打了个滚儿,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一点儿也没给卜凡留。

哎,你给我点儿盖。

不给。

怎么回事儿啊你,想冻死我啊。

李振洋没说话,扯开了被子让他进来。

卜凡把他翻过来,捏着他的鼻子咬牙切齿的说我是你老公,你一天到晚就这么对我啊?嗯?

李振洋被捏的喘不过气儿,一口咬上了他的脸。

别动我,赶紧睡觉。

李振洋早晨起的晚,卜凡一般是出去吃早餐,顺便帮他带回来一份,再开车去上班。

今天早晨他闹钟没响,就起晚了一点。

早餐来不及吃了,他随便收拾收拾就下了楼。

车快开到公司的时候,家里人又给他打电话。

"你看看你,表哥家的孩子都多大了,你那媳妇光长得漂亮,他生的出来孩子吗"?

"宝贝儿,你趁早跟他离了再找一个吧,也让妈抱个孙子行不行?"

"行了行了,一个月说几次啊,耳朵都起茧子了,怎么离婚还是什么好事儿啊,你问问哪家姑娘喜欢二婚"?

"哎呀宝贝儿,你还别说,真就有一特别合适的姑娘,就妈妈那个朋友,你知道的,那个老薛阿姨家的女儿,长得可漂亮了,你认识认识"?

"妈,我到公司了,先挂了"。

卜凡挂了电话,咣的一声甩了车门。

虽然说这几年里只要家里一来电话了内容就是千篇一律的逼他离婚再找,按理来说也应该习惯了。

但他现在还是克制不住的来气。

谈恋爱的时候让分手也就算了,婚都结了三年还来搞这些。

烦死了。

_

相识,相爱,再长相厮守,同生共灭。

他当初有胆和李振洋结婚,就想过要跟他不离不弃,共此一生。

怎奈爱无法控制,生活亦无法控制。

卜凡那段时间要升职,所以天天加班,还要出去签合同,熬夜陪客户喝酒,工作压力真的特别大。

星期四那天下午,李振洋从日本回来。

卜凡本来准备去机场接他的,这会儿偏偏公司要开临时会议,走不开。

李振洋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看到了,但没法接。

晚上回来的时候李振洋就跟他闹脾气,说你几个意思?是不是想离婚?

卜凡跟他解释了一大通,结果李振洋更生气了,直接咣的一声摔门就走。

他一夜没回家,卜凡也一夜没睡。

李振洋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的。

那天是星期五他本来以为卜凡不会在家,准备直接进卧室。

客厅里的卜凡突然咳嗽了一声,"洋洋,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李振洋这才发现屋里有人,他走到客厅,发现卜凡这会儿坐在沙发上抽烟,屋里烟味大到都呛嗓子。

卜凡看到他过来了,从抽屉里拿出结婚证摆在茶几上,一开口嗓子是哑的。

"我看咱,还是离了吧"。

_

卜凡进屋的时候李振洋正把他的衣服握成一团一团的往行李箱里塞。

他换了拖鞋走过去,把李振洋装进去的衣服拿出来展开,再用手背把握出来的一道道褶皱捋平,叠好,一件一件的重新放进行李箱。

有人给他收拾,李振洋又闲起来了,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卜凡一边收拾一边问他,"大模特儿,这次去哪啊"?

"韩国"。

"下周回来"?

"不知道呢,我得去多玩个几天。你呢,找到房了没"?

卜凡愣了愣。

"嗯……还没,等我再留意留意"。

他做的就是房地产销售,也就是卖房子。想找个房子分分钟就能找到,其实他压根就是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潜意识里觉得就是小打小闹,过几天就好了。

但这次不一样了。

摆在抽屉里那两个本子现在已经换成了离婚证。他们已经不再是夫妻。

是啊,该赶紧找房子了。

卜凡帮他整理完了行李箱,问他什么时候的飞机,李振洋说两点,现在就得走了。

行,我送你去机场。

下楼的时候卜凡接了个电话。说是物业那边出了点问题,得他过去处理一下。

"那今天我就不送你了"。

卜凡把行李箱拉过去放李振洋手里,叫了个出租过来。

帮他把行李箱放在车后面,看着他上了车。

快关上车窗的时候,卜凡对着他用手比了个电话的手势。

李振洋点了点头,摇上了车窗。

_

现在正是过年的时候,有人在小区放烟花,起了火灾,幸好发现的及时,只是有三个人短暂昏迷。

要不然他今天真是摊上事儿了。

卜凡全部处理完已经是十点多了,同事给买了盒饭他也没胃口吃,直接下楼去了车库。

今天堵车特别严重,平常半小时就能到家今天开了快两小时。

车快开到家的时候他想着这会儿李振洋也肯定到韩国了,给他打个电话。

手机刚掏出来,才想起他们已经离婚了,他不该这么关心李振洋。

要不,别打了。

算了,还是打吧。

结果李振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喝酒,声音嘈杂的很,说听不到,等回去再打给他。

卜凡挂电话的时候,听到那边有几个韩国人叽里呱啦说话的声音,看来他们人还挺多的,李振洋应该能活着回来。

他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老操这些没有用的心干嘛?

进屋打开灯,换了拖鞋。去客厅倒了点狗粮给他家的大金毛。

打开冰箱,还剩一厅雪碧,刚拉开铁环,突然想起中午还没吃饭。

算了,都打开了,喝就喝吧。

喝了一小口,身上就微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把雪碧放在厨房的台子上。

屋里过分安静,他打开了电视。

电视台正放着相亲节目,女嘉宾跟个辩手似得哔哩吧啦不知道说些什么玩意儿,听的他脑仁疼。他现在可一点都不想找对象。再找个李振洋这样的累不累死了。

好不容易找到遥控,才发现给李振洋摁坏了,根本用不了。

拉倒吧可别看了。

卜凡把电视关掉,遥控也随手一扔,掉在了茶几上。

他打开手机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划过自己刚才发的楼盘广告。看到李振洋发了张跟一个外国男模特的合照。

混血帅哥,照的还挺好看的,他给点了个赞。

不过一会儿李振洋给他打电话过来了,问他你把毛巾放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

在行李箱里面那个有拉链的袋里。

我的牙刷呢?

跟毛巾放在一起,你看见那个小方盒子没?

看见了,行那没事儿,我挂了。

外面这会儿放起了烟火,噼里啪啦的动静儿特大。

卜凡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一朵朵在天空绽放的火树银花。光照的他的脸忽明忽暗。

他才想起来今天是十五。

就又发了条微信给李振洋。

-洋洋,元宵节快乐。

隔一会儿李振洋回复了他

-我不快乐。

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46)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