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海

Nottttttoday

陪你过冬天(上)


裤裆塞雪梗来自这个人才 @八喜





1





月底气温骤降,还下了今年第一场雪,路上行人纷纷套上了笨重的面包服,整个城市都像被冻在冰箱里。


卜凡看着窗上面结的冰碴子,叹了口气。
吸完了最后一口面条,套上棉袄走出了拉面店。刚打开门,夹着雪花的风就如刀一样,刮在他的脸上。


冻得他一个一米九二的大老爷们想哭,怎么能这么冷。卜凡扣上帽子继续迎着风往前走。天冷,心更冷。


年关将至,男朋友却闹着要跟你谈分手。真是烦的很。分手这个事本身没有多大问题,关键他牛逼吹的早了。


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跟家里人说我卜凡凡非娶这个人不可了。今年春节必须带着他回老家认祖宗。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去喝鹤顶红还来得及吗。



卜凡拍了拍冻得快麻木的脸,飞快的走进小区里。在打开家门烤上暖气那一瞬间他想,不能喝鹤顶红,人还是得活着,活着什么都有。









2



卜凡谈的对象是个死傲娇,叫李洋。比他大一届的学长。



这个李洋从小就是被宠大的。因为生活环境女性居多,所以李洋基本上是被当做女孩儿养。“掌上明珠”一样,爸爸宠妈妈宠姐姐宠,只要是身边的人,都宠着他。



李洋喜欢好看的东西。


八岁之前一直穿妈妈的裙子,偷偷涂口红。长大以后又当了模特儿,每天穿各种好看的衣服,拍大片,找个帅气的男朋友。





所以他选择了卜凡。


他俩谈恋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不过彼此都是颜控,王八看绿豆正好对眼儿了。


感情这个事儿谁都说不准,当下心意起,想爱就爱呗。




李洋他是个小公主。

懒、害怕疼、还不愿意吃苦。以前跟男的处过对象,但是没做过。跟卜凡算是第一次做,本来以为在下面挺舒服的,没想到卜凡刚进去一点他就开始哭爹喊娘。妈的,疼死老子了!分手,老子要跟你分手!



卜凡当时精虫上脑,没有理他。只顾着自己爽去了,导致完事后被李洋小粉拳捶了一整宿。此事以卜凡写了快五千字的忏悔书当面朗读给李洋听做结。






【以下为忏悔书片段,编不了五千字,将就看。】

亲爱的李小洋同志,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不该因为一己之私伤害了您,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请您不要生气……





3


李洋这人表面装作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该说抱歉,心里想着卜凡你敢不哄老子你他妈就死了。

他还要吊着卜凡,让他难受。



没事儿就拉着小姐妹出来逛个街,好巧不巧的正好“偶遇”到卜凡。这会儿他就要像不认识似的经过卜凡身边,招呼也不打。


下面的剧情就是卜凡粗暴的扯着李洋的袖子把他带到一边,问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李洋丧着个脸说我没听见。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先走了。

没等到人家回答,就推开卜凡蹭着他的肩膀踩着猫步离开。


矫情吧。

但是卜凡就吃这套。这一路就在想,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让他不高兴了?

脑子都快想炸了。



卜凡可没想过要跟李洋分手。他是真挺爱李洋的,根本舍不得跟他分开。但他也是真不会哄人,不知道到底怎么哄李洋开心。

经过一周的挣扎,卜凡还是憋不住给他发了短信。到底是块木头,明知道李振洋不好哄还一晚上连发n张贱兮兮表情包给人家。

见李洋没有回。紧接着就是图片配文字轰炸。“看到没,小龙虾,我剥给自己吃。”

“看到没,大盘鸡,我自己吃。可香了。”


“看到没,演唱会,我带着别人去看!”




“操,老子想你了。回个消息,妈的。”

——



这条巷子是商业街的红灯区,清一色的快捷酒店。停在道旁的车,车窗上面插满了画着性感暴露美女的传单。


深蓝色的夜,有那么朵孤独的烟火正缓缓升上天空。现在这个时间,本来应该是家家户户其乐融融举杯庆祝,恋人相拥亲吻,美好又和谐。


而此时此刻,正有两枚男子在雪地里抱着打滚。
其中某李姓男子好不容易从雪堆里扑腾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卜姓男子裤裆里塞雪。还恶狠狠的来了句。“跟老子分手了,也别想跟别人好。”



卜凡一边护着裤裆一边把雪往外掏,恨得快把牙咬碎。“李洋,你也太恶毒了!”



雪地里滚了太久,李洋的脸蛋,鼻尖都冻得通红,他解下来卜凡的围巾,把自己的半张脸包起来。一边跑一边冲卜凡摆摆手。“拜拜!我先回家了。”


“你还想跑!给我站着!”


好不容易约李洋出来去看跨年演唱会。路上却突然变了卦。走着走着他俩突然就吵开了,吵着吵着事儿就大了,涉及到了男人的尊严,两人就打在了一起。演唱会也没心情看,直接回了家。好好个复合局变成这样,卜凡有点烦。



心情不好,就把手里的饺子当李洋捏,捏死他。

包到最后一个才发现没有硬币,他掏了掏兜,摸出一张二十块钱的纸币。

塞饺子里好像也行,反正他自己又不吃。




卜凡包饺子时候心里活动特别的多。他在想交配这种事老师不教,爹妈不说,他是怎么学会的呢。他实在恨自己当初无师自通就这么睡了李洋。早知道这样他当时就给几把上个锁,如果没睡李洋,他就不能爱上李洋,就不用遭现在的罪。




何必呢。

评论(25)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