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海

Nottttttoday

青瓜

他了解卜凡。

大高个子,人群中很显眼。

一套黑色运动服就像长在身上似得,桌子底下放瓶两升的雪碧,直接拿起来对着瓶子吹。吊儿郎当的上课不听讲,从后门跑出去到外面抽烟,考试出来成绩又比谁都高。

认识个老太太家门口贴着旧手机换钢盆,拿着新买的某水果牌手机就去了,拿个小钢盆回来。

“老奶奶太可怜了。” 说着我妈不让我谈恋爱,她说我这个年纪叫早恋,别搞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再说比起谈恋爱我还是喜欢砍piu特儿。

但还是谈了。 谈的还挺开心的,他这人口是心非。

一听到看电影去去游乐场就吵吵着没意思,但还是会陪着他去。

对待不怎么熟的人,也能叫的特别亲昵,一口一个宝宝你在干嘛,我想你了,来找我玩呀。却对他差别待遇,有时候哥哥都不叫,就直呼其名。

跟他去鬼屋才是他为数不多叫哥哥的时候“呦,哥哥,你咋脸色都变了。”说完还是会牵起他的手,把他护在身后。

对感情看起来不在意,说分了就分了吧,我不缺对象。实际上李洋提分手那天晚上半夜哭到眼肿,冲着窗外喊啥他妈逼爱情不爱情的,爱你麻痹啊。李洋听到这事儿笑了一整天。

“凡弟弟你还挺恨我的啊。”

“没有的事。”


后来他又发个短信给李洋,说哥哥对不起我其实一直都在骗你,你一点都不美,一点都不,你丑的像只青蛙。

赶紧找下家吧,不然老了卖不出去。


这是他知道的全部。

他自以为了解卜凡。

_

谁还没爱过呢。


李洋大学长能说会道,是学校闻名,连老师都认证的社交小能手,也是卜凡的梦中情人。不过见人家几次面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嘴里念叨着李洋李洋。

在电影里这种轻妄且话多的角色出来不到十分钟就得死。

你说李洋吗,有对象。
好像还不止一个对象。

舍友A扔掉饭盒子走过来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轻妄且话多的卜凡感觉自己挂掉了。前一秒李洋还是他的梦中情人,下一秒,就变成了梦中仇人。

前些天还沉迷单恋无法自拔,现在立马就抱着他的砍piu特儿不撒手,并决定跟它相伴终生。

在学校里看到李洋非要在心里骂他几句不可,风骚。还在宿舍里大放厥词,我,卜凡,不稀的搞李洋。

不属于自己的就都不好。幼稚又霸道,小学生干的事情。

他还有自己的一套歪理,这是一只鸡,一只鸡炒七八个菜,分给N多人吃,那叫什么,农家乐。他才不喜欢农家乐,他只喜欢黄焖鸡。

爱情同理。


某天晚上去了夜店正好遇见了李洋。他没跟李洋说一句话,连招呼都没打。大家都喝了很多酒,从夜店出来的时候,李洋特意走过来靠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声拜拜,凡弟弟。

他今天要是一句话不说冷着脸还好,卜凡还能表面装个人,在心里咒骂他。现在这一句凡弟弟弄的他耳朵痒痒,心也痒痒。 套什么近乎,不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夫啊,怎么那么龌龊呢。

天气闷热,像是要下雨,卜凡头晕晕乎乎,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就上去了。

一上去就直接躺在后排开着车窗风很大,吹的他酒醒了些。司机热爱崔健,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播他的歌。雨落下的干脆,噼里啪啦砸在摇上来的车窗上。

卜凡酒精上了头,现在昏昏欲睡,可闭上眼睛脑海里还一直浮现李洋的脸。

“凡弟弟。”

讨厌他,还想上他,是病吗。

外边的雨噼里啪啦的砸,混合着嘈杂的音乐声,吵的他賊烦。没走到学校就让司机停了车,从兜里掏钱的时候顺便带口香糖纸出来。

车里没开灯,他看不清口香糖纸还是钱,就这么递给了司机。

“慢走啊师傅。”

那师傅一脸看变态的表情,把那张糖纸递过来还给他。

“小伙子,我不搞男的。”

卜凡接过着那张纸尴尬了,上面写着串电话号码,还有个唇印子。这误会可大了。大概是刚才在夜店不知道哪个野鸡扔进兜里,他喝的高了都没察觉。


谁啊这么无聊。

巧了他卜凡也是个无聊之人,他要跟这个野鸡聊一聊。

【你谁啊。】

那边回的倒是快,【是我的凡弟弟吗。】

卧槽,李洋。

卜凡想了好久才打了“干嘛”两个字发过去。
那边好像睡着了,没有回复。

夏季雨下的并不缠绵,他扣上帽子,把手机揣兜里往宿舍走。

宿舍灯已经熄了。


_

前几天还举着打倒李洋的大旗,现在一下子就倒了。

李洋第二天发短信问他,谈恋爱吗。

看到这个问题之后他的大脑反应比任何时候都要快,忽略了什么梦醒没醒天时地利人和一鸡多吃有夫之夫,直接给出了答案。

谈。

舍友A知道此事非常不屑,你不是说不稀的搞李洋吗。

卜凡把他的砍piu特儿塞进桌里。沉重的说了一句。

唉,这可能就是缘分吧,谁让他倒贴我呢?

谈恋爱也没什么意思的,看电影游乐场是必备的,除了这个无非是白天陪着对方上课,晚上偶尔出去住个小旅馆。

大学情侣好像都很喜欢在学校里搞事情,一到晚上,学校某草坪长椅上面人满为患,一对对儿也不怕影响风化就坐在上面亲来亲去抱来抱去,更有甚者直接在那里进行交配。

卜凡不会跟李洋来这种地方,一来蚊子多,二来有心理障碍,怕来个人吓萎了。 再说怎么能如此不讲究呢,学校,是多么神圣的地方,这样成何体统?

情侣之间应该相互鼓励,共同进步。比如图书馆,就是个好地方。 也是个补充睡眠的好地方。通常不到十分钟卜凡会睡着。李洋就突然把卜凡揪起来,扶扶他的眼镜框,一脸认真的拿着字典。凡弟弟,我给咱俩孩子起个名吧?

咱俩能有孩子吗,你生还是我生。

你就幻想一下呗,就想想又不是真生。

行,那你说叫什么。

二狗就挺好。

拉倒吧。

小芬儿也可以。

李洋你闭嘴,学习。


那时候卜凡觉得李洋挺可爱的。可恋爱也分阶段,后来莫名其妙就进入了爱情的倦怠期,卜凡连去食堂都懒得叫李洋一起去。太烦了,看见都烦。

有次自己去了食堂。遇见李洋跟另个男同学一起吃饭,才发现,原来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能撑多久,甚至连做_爱都变得像交差。

说实话卜凡现在打心里不想跟李洋睡一起,李洋总是睡到半夜就醒了,然后把卜凡也叫醒。说哥哥饿了,卜凡拿他没招儿,还得下床煮方便面给他吃。

困得受不了了,他都想往面里倒点安眠药。这想法可真危险。

后来他俩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争吵,除了睡觉,几乎每一刻都在抬杠。

为了鸡毛蒜皮点小事儿也骂上一整天,身边人出来拦都拦不住。

晚上到床上李洋就使了驴劲儿啃卜凡,来报白天的仇。

事后李洋也不闲着,一个劲儿的嘲讽卜凡。

卜凡戴上耳机不听他说话,他单机没意思,起身就摘掉卜凡的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哈哈哈哈哈……”

吵架最尴尬的事情就是突然笑出声来。卜凡手机里正放着郭大爷的相声,李洋显然没料到这一手,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老实的躺回去,背对着卜凡不说话,左耳里全是郭大爷的声音。

相声要说给左耳听。

有天晚上李洋问他,你到底是爱我,还是只想上我。他没想出来怎么回答。

他当时敷衍的回了一句,“洋仔你咋这么黄呢。”

李洋脸上还挂着一滴没来得及擦干的泪,显得可怜兮兮。他笑着摸摸卜凡的脸。“咱俩还是分了吧,你觉得呢,凡弟弟?”

卜凡干脆利索下床的穿衣服,“分就分。”

他不喜欢这种疯狂做_爱的猝死式分手法。猛男落泪,婊子真情,这种戏码,他更不吃。他算看明白了,要是再继续下去,他俩非成了卜大郎跟李金莲儿。


反正迟早会分,不分留着种地吗。

想象是美好的,第二天他就猛男落泪了,因为他翻翻书突然发现一张写着卜二狗与李小芬的纸条,莫名其妙眼泪就落了下来。

两年了。

评论(59)

热度(669)